• <samp id="cm66c"><s id="cm66c"></s></samp>
  • <samp id="cm66c"><rt id="cm66c"></rt></samp>
  • <input id="cm66c"></input>
    <menu id="cm66c"><object id="cm66c"></object></menu>
    提示:請記住本站最新網址:!為響應國家凈網行動號召,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黃的小說,導致大量書籍錯亂,若打開鏈接發現不是要看的書,請點擊上方搜索圖標重新搜索該書即可,感謝您的訪問!

    第一時間更新最新章節《外國人比中國人成熟》

    金煉同時激發了玉佩和長刀的力量,只見兩片灼熱的火焰光幕浮現,他凝神用靈識感知了片刻,恍然道:“師弟,這長刀上,有著和玉佩同樣的奇怪波動,想來就是經歷淵瞑火海煅燒后產生的?!币宦飞仙逃癯n都在飛車上打坐,還有一個星期小比,如果突破凝氣六層,他們幾乎可以保八爭四了。

    嚴騭也重拾那白骨鏈,面色凝重地盯著眼前這個比他小了不少的對手,右臂被斬,他的戰力無疑是被大大削弱,目前能爆發的靈力,也只有筑基初期的程度。刑長老對此人沒有多大敵意,絲毫不擔心他會開口要人:“老林,今年的內門試煉準備如何了?”

    曾經有人描述過那里的景象:那里不僅是活人的墓穴,也是神兵之冢。在那火海最深處的位置,有一座蒼寂的宮殿,住著一位不知歲數的煉器老人,在深海里終日行走,將帶回的材料投入熾烈萬分的熔漿之中煅燒。而在極致火焰下煅燒的靈器,鋒銳難擋,無堅不摧??缛牖疑F氣的一霎那,商玉頓時覺得一陣天旋地轉,當他再次站在地面上時,他不禁一陣頭暈,好在他已經凝聚出了靈識,幾息之后便是恢復。其中一人乃是少年模樣,眉清目秀,黑眸之中帶著同齡人不曾有過的睿智,另一人面目也算俊逸,身材修長,只不過在他的肩上,扛著第三位穿著青袍的男子。

    過了許久,站立著的中年男子大笑道:“做得不錯,軍師這一計,當真是妙極!”說罷,中年男子轉向了背后的一片黑暗,說道:“軍師,東西已經到了他們手上,我們下一步該怎么辦?”怎么又扯上這位了?藥峰酒鬼的名頭,在內門長老間可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,本來作為副門主弟子,未來妥妥的元嬰,可因為七煞雷凰的侵蝕變得整日醉生夢死,渾渾噩噩。

    “啊啊啊,救命啊,萬師兄放過我吧!你要我干什么我都愿意,妖獸我來殺,靈草我來找!”張奎感受著周身傳來的灼熱氣息,心中大感絕望,各種求饒的話,此刻一股腦地說出來。

    安平秋霍然起身,大手一揮,只見一片柔和的黃色靈力飛出,包裹住了將要支離破碎的金鋒臺,化為一道圓形光罩,阻隔了沖擊波的擴散。朦朦朧朧中,商玉感到自己承受不住那種痛苦,似乎已經離開了這個世界,意識在無邊的灰色中飄蕩。模糊中,他看見了一座巨大的城門,牌匾上刻著三個的大字——鬼門關。城門后遙遠之處,一條波譎云詭的血黃長河,河上有一座青石橋,隱隱約約能看到,在橋的另一邊的霧氣中,有一個拄著拐杖的人影。商玉看著四周,身邊是無數散發著瘆人光芒的光團,有白的也有黑的,但都是在灰色的天空下,朝著那座青石橋游蕩。商玉立在光團洪流之中,被來回的推擠,眼看著離那城門越來越近,青石橋的輪廓,岸邊拄拐的人影,也越來越清晰......

    “對?!备叽竽凶友院喴赓W。不過這跟山海商會沒有關系,因為在幾百年前,山海商會還只是籍籍無名的一個小當鋪,自然不會參與到在整個人界都備受關注的大事。今天拍賣天北令,左有德肯定知道。不過他不會干涉什么,畢竟是當年鬼藥門自己犯下的錯,怎能強加給非參與者?

    “好不容易來一趟,要不在我這住兩天?”中年男子說出了內心的顧慮:“可他們手上的物件,是最為普通的。我怕沒有人會去......”

    “何事?”和朱盛一樣,他在對外時話也不多?!班?,回去好好體會黑曜松的妙用,打完一百拳,你就知道什么叫不動如松,那前途大大的好哦?!比馍胶俸僖恍?,就將商玉一拋,落向地面。馮令心底大罵不已!

    他突然抬頭望了望四周,沒有樹葉,否則用一葉成影,很容易就能取勝?!澳蔷投嘀x師父了?!苯馃挼?。突然,耳邊傳來一聲巨響。臨時挖的樹洞被憤怒的常孫九一拳轟開,他面色陰沉,盯著商玉二人,道:“終于讓我找到你們了,受死吧!”第79章 青云臺上顯神通(四)歐陽順給了這次請來護送的四人翻了三倍的報酬,便和羅欽一起,帶著貨物以及地級書頁去了山海商會在這里的分部。商玉五人也是去往了各自的客房。

    王滅對斷泓古刀的操控已經極為熟練,二人從幻靈峰出發,在群山之中稍微繞繞,商玉便瞧見藥峰的輪廓,這回他站的更高,藥峰之上的一些寶地,被他看的更為清楚。商玉心中不無羨慕,高階的煉藥師手里都會掌握異火,煉化之后能隨心控制,使丹藥雜質更少,品質更高,甚至在戰斗中可以釋放對敵,非常方便。

    而在海域大戰過不少筑基海妖的商玉又豈會讓其如愿?體內龍吟聲響起,一雙黑色眼眸頓時涌上幾分金紅,只見手臂一抖之下,那妖獸竟被震飛出去?!爱斎涣?,當年沒被妖魂侵體時,我不就被你們稱為內門第一好人嗎?”

    突然,背后兩道攜帶著青光的拳頭重重地擊在了他的背上?!芭?!”老者悶哼一聲,倒下馬來,顯然這偷襲之人對他造成了傷害。突如其來的變故聚焦了眾人的目光,襲擊之人,竟是商玉楚蒼!外國人比中國人成熟歐陽順打量著眼前這個老者,他見過鬼藥門幾位結丹,但不包括眼前這人,于是開口:“敢問前輩名諱?”老頭灑然一笑:“老夫左有德!”商玉拉開了門,看見一張陌生的面孔,他問道:“你是?”毛乘冰身前的淬寒晶光芒稍稍黯淡幾分,而天空中數不盡的火球也被滅得一干二凈,毛乘冰見車侍還未出現,便警惕地放出靈識,可沒過片刻他神色驟然大變,只見在地面上竟有一顆火球,被他出奇地忽略掉,砸出一個不淺的坑,迎著靈氣散出的風壓不斷搖晃。

    “嗯,我家世世代代都是藥峰的守門人,雖然藥峰在山脈深處,從未被襲擊,但我出生至今也未曾跨出藥峰半步?!蓖鯗缯劶按耸?,神色極為嚴肅。很快,地下那道炙熱的波動就連接上了地火陣,地火之眼周圍的火紋瞬間亮起,代表著地火引導成功。于是商玉大手一揮,收起地上的陣旗,那地火陣的紋路也緩緩隱匿,看著陣法已經構成,商玉拍了拍胸口,長舒一口氣,還是有洞府好啊,可以自己引導地火,以后省的每次跑到丹堂借用地火室,支付一大筆貢獻點。震耳欲聾的爆炸聲驟然響徹蛟吟灘。商玉在幻靈峰洞穴里沒有等多久,幾個時辰過后,剩下的弟子便陸陸續續從秘境中出來。而洞穴的另一段,則是一排來自內門的長老,他們身上散發著強大的氣息,令眾弟子感受到一股無形的壓迫。

    第7章 斬!這里畢竟不是鬼藥門。無數弟子的目光聚焦在光罩之內,看著狀態截然不同的兩人,不知是誰先開口道:“侯師姐,侯師姐竟然輸了!”

    在金煉的身邊,一道道白霧來回交織,將他和馮令所處的空間不斷縮小,馮令身上也是帶著些許傷痕,但遠比金煉情況好。馮令見金煉的身軀愈發搖搖欲墜,說道:“金煉,不要負隅頑抗了,你總會為你的狂妄付出代價?!敝碾p尾海豹落入海水,生死未卜,另一邊,氣息萎靡的商玉捂著右肩,猩紅色的血液不斷順著傷口溢出。商玉喉嚨一甜,“嗚??!”一口鮮血噴出,他也是腳下一軟,半跪在了海水上方。丁一珉蹲起馬步,手掌畫出一個玄妙的動作,一拳揮出,攜帶灰白靈氣,只見楚蒼的第一道掌風在這拳頭面前猶如紙糊的一般,瞬間被擊碎,少年原地不動,再出一拳,隨后他像是沒有停歇一樣,一拳又一拳,動作看似緩慢,實則無往不利。

    五人一陣驚喜,能讓老祖親自指點,是可遇不可求的機會。楚蒼身上紅光一閃,下一刻他半邊身子已被炸的血肉模糊,雙臂上多了無數細小的針孔,刺目的鮮血緩緩流出,青元體也在一瞬間黯淡下去。

    第一時間更新最新章節《外國人比中國人成熟》

    本章未完,點擊下一頁繼續閱讀。

    其他類型相關閱讀More+

    [七五]襄陽王超兇

    章鵬

    帝花與將軍

    應昌佑

    我的夢境果然有哪里不對

    鐘泰

    醫女嫡妃

    林慧萍

    蜜愛染婚:孕妻哪里逃

    張德蘭

    極惡散修

    南方臺灣小姑娘
   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